安理会涉朝报告声称伊朗朝鲜秘密合作,拜登政府“更难了”?

近日,联合国的一份报告显示,朝鲜违反国际制裁,在2020年期间一直维持和发展其核武器与弹道导弹项目,并与伊朗进行了合作。彭博社指出,这将使得美国新政府面临一次重大的地缘政治危机。目前,美国新任总统拜登上台仅几周时间,美伊欲重返核协议仍“长路漫漫”。另一方面,拜登也正计划对朝鲜采取新的策略。对此,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李开盛2月9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该报告被公开将增加拜登政府解决朝鲜及伊朗问题的紧迫感。“在朝鲜问题上,这一报告或促使拜登政府强化对朝制裁议题。”然而在伊朗问题上,李开盛认为,该报告或许增加了拜登政府与伊朗的协商难度,“面对舆论压力,(拜登政府)更加为难了。”报告给美对朝制裁提供弹药综合路透社和彭博社2月9日报道,一个独立专家小组在发给联合国安理会朝鲜制裁委员会的年度报告中表示,朝鲜“生产了核裂变材料,维持了核设施,更新了其弹道导弹的基础设施”,并继续寻求从国外获得这些项目所需的材料和技术。报告援引一个不具名的联合国成员国的分析指出,朝鲜和伊朗已恢复在远程导弹开发项目上的合作,包括关键部件的转让,且最近一次运送活动是在2020年进行的。自2006年以来,朝鲜一直受到联合国的制裁。近年来,由15个成员国组成的安理会为了切断对朝鲜核项目和弹道导弹项目的资助而加强了制裁。虽然近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2018年和2019年举行了三次会晤,但双方均未在弃核与结束制裁等问题上取得进展。在拜登上台之前,美朝谈判已陷入僵局,朝鲜更是在2020年10月至2021年1月短短三个月时间内两度举行阅兵。上述联合国报告指出,过去一年,朝鲜在阅兵式上展示了新的短程、中程、潜射和洲际弹道导弹系统。据一不具名的成员国评估,根据朝鲜导弹的大小,“核弹头很有可能”被安装在远程、中程和短程弹道导弹上。“然而,该不具名的成员国表示,目前还不确定朝鲜是否已经开发出可以承受重返大气层过程中产生的热量的弹道导弹。”报告称。路透社指出,虽然朝鲜在2020年没有进行核试验或弹道导弹试验,但其曾宣布准备测试和生产新的弹道导弹弹头,以及发展战术核武器。彭博社刊文称,长期以来,朝鲜和伊朗一直保持着秘密互惠关系。撰写报告的联合国小组收到的信息显示,朝鲜导弹专家为伊朗沙希德·哈吉·阿里·穆瓦希德研究中心(Shahid Haj Ali Movahed Research Center)的一枚太空运载火箭提供了“支持和协助”,与此同时,朝鲜还参与了对伊朗的某些货物输送。目前尚不清楚所输送货物是什么或有关合作对朝鲜和伊朗的重要性。朝鲜驻纽约联合国代表团没有立即回应路透社对这份报告发表看法的请求。伊朗方面在回应这些指控时则表示,联合国小组的调查和分析可能使用了虚假信息和经捏造的数据。据悉,这份报告是在拜登上任几周后提交的。2月8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表示,拜登政府计划对朝鲜采取新的策略,包括与盟国全面评估“目前的施压选项和未来任何外交手段的可能性”。李开盛就此向澎湃新闻表示,强化对朝制裁符合拜登政府的一贯立场,这篇报告为其提供了弹药。美伊重返核协议难上加难由于拜登在竞选时曾承诺重返伊核协议,自其正式入主白宫之后,这一议题也被屡次“提上日程”。然而,双方为此却各不让步。据美国新闻网站Axios 2月4日报道,布林肯已指示组建一个就伊朗核协议未来展开谈判的代表团,成员包括鹰派专家,而伊朗坚持拒绝对核协议条款进行任何修改。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2月7日表示,倘若美国希望伊朗重返伊核协议,那么美国应该解除所有对伊制裁。拜登当日便回应称,美国决不会先采取行动,并指出伊朗必须停止进行高于协议允许水平的浓缩铀活动,然后美国才会取消制裁。李开盛认为,美伊双方目前处于“要价”阶段,背后的外交协商应该正在进行中,“最后两国妥协并回归协议的可能性大,毕竟这符合双方利益。”然而,多家媒体披露的上述联合国报告或使得双方谈判难度进一步增大。自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于2018年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以来,美国政府对伊朗施加了数轮制裁。有分析认为,特朗普在执政后期对伊朗的制裁加码是故意给继任者拜登“埋雷”。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美国欧道明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助理教授吴萱萱认为,目前美伊重建信任最大挑战主要是来自国内的压力。民主与共和两党在伊核问题上似乎分歧较大,若拜登在伊核问题上释放明显善意,必然会遭到共和党的强烈指责,这不利于拜登政府推进其他国内议题。李开盛向澎湃新闻表示,面对舆论压力,尽管美国在公开表态上要给伊朗更多压力,要其先走一步,但美国的表态不是简单地表明其强硬,美国其实更为难,“而联合国上述报告则是给共和党提供了对伊朗与朝鲜强硬的理论依据,这将使得美伊重返谈判‘难上加难’。” (责任编辑:admin)